股票指数期货

拓宇美容网
您的当前位置:股票配资 > 防晒 > 正文

那个帮张勇抢到“移动船票”的年轻人 当了“淘

日期:2020-03-04 01:46:26

那个帮张勇抢到“移动船票”的年轻人 当了“淘宝号”的船长

2017-12-28 12:10 来源:一千二百字 淘宝 /天猫 /阿里巴巴

原标题:那个帮张勇抢到“移动船票”的年轻人 当了“淘宝号”的船长

那个帮张勇抢到“移动船票”的年轻人 当了“淘

阿里园区,庞杂的业务需要架构主线去疏通

连续3年,每次“双11”过后不久,阿里巴巴公司内部都会经历一轮大的组织调整,2015年底是推行中台事业群和班委制;2016年底是天猫聚划算合并;昨天是淘宝天猫由班委制改成总裁负责制。张勇在CEO任上无一例外,这似乎已形成传统。能紧接着“双11”求变,可见他的“修屋顶”意识是很强的。

横向看,阿里的架构调整一向比同级别的互联网公司更频繁。拆了合,合了拆,有时候让人捉摸不透。其实每次调整背后都是基于当时对未来的业务预判做出的。有的调整产生了新的业务根基,有的试错后被及时止损。善于在公司“画大图”的那批人主导了这些变革。

那个帮张勇抢到“移动船票”的年轻人 当了“淘

那个帮张勇抢到“移动船票”的年轻人 当了“淘

最近Mr.Key在杭州师范大学听了一场“曾鸣书院”的公开课。强于战略设计的曾鸣回忆了阿里历史上的一次分拆,他就是那个“画大图”的人。2011年淘宝风生水起,却被拆成了淘宝、天猫、一淘三家独立的子公司。马云当时说,三家按照各自对未来商业的预判去往前冲,彼此间有竞争也无妨。

当时做出这个重大调整的背景是,公司内部不同人对未来商业形态的判断各执一词,有人看好C2C,有人倾向B2C,有人判断是一个搜索引擎引向许多独立的小B2C,就像Google当时掌握了美国电商流量的分发权,将流量导向各个小的B2C配资网 配资官方网 那样。后来证明,美国模式在中国市场并不存在,肩负搜索引擎重担的一淘在一年后被弱化为一个部门,垂直B2C市场在中国也没做起来。

那个帮张勇抢到“移动船票”的年轻人 当了“淘

杭州师范大学教室,手机袋的学生流量“收编”

回到昨天这次架构调整,更直观的感受是年轻人开始“上位”,80后的蒋凡被任命为淘宝总裁,70后的靖捷担任天猫总裁。惊讶有余,情理之中。年轻人总要去挑大梁,背后反映的更深层意味还是商业预判和业务格局的变化。

先说蒋凡。他以前是移动开发者平台友盟的创始人。2013年友盟被阿里以8000万美元买下后,蒋凡加盟阿里。他最显著贡献可以说是与团队一起帮助张勇确立了手机淘宝App在移动互联网江湖中“超级入口”的地位。这可谓在当时业内普遍为“移动船票”而焦虑的情况下,让阿里的移动端转型吃了定心丸。随后在用户端的“千人千面”、网红配资官网 等都以此为根基。

再看靖捷。他在阿里更多时间身处天猫的体系内,加盟阿里之前他曾任宝洁、中粮等公司管理岗,具有深厚的传统零售业资历和背景。在张勇一心一意转型新零售的战略大方向下,手下将才对传统行业的理解似乎成了“必备技能”。由他招募的不少高管出身传统行业,比如盒马品牌创始人侯毅。

蒋凡和靖捷过去三年均受益于阿里零售的班委制架构。所谓班委制就是集体决策制,不设总裁,支付宝和大股票 也采用了这种组织方式。拿天猫举例,几个班委你管服饰、我管大家电,由班长带领每周聚在一起开会,原则上每名班委成员都可直接向CEO张勇汇报。这样设计的目的是让年轻人在更多跨部门、跨行业的横向沟通中开阔视野,建立全局思维。这实际上是一个网状结构,与“轮岗”这种线性培养路线不同。

股票指数期货现在由班委制变成总裁负责制,一方面说明这些班委成员成熟起来,可堪大用了;更主要反映了淘宝和天猫的各自定位和角色分化越来越明显,即淘宝追求新奇特,社区化,扶持个性化卖家;天猫在大品牌基础上加速向传统零售业扩张,深挖供应链和新渠道,同时巩固B2C电商的护城河。

股票指数期货今年1月,我写过一篇《淘宝的浮与天猫的沉》,对这个趋势有简单分析。淘宝主要靠效果广告盈利,日(月)活跃用户数、用户平均使用时长、点击率等都是对广告营收至关重要的参数。当平台变得更好玩、有更多互动分享与社交元素时,才能增加可变现的流量库存,所以淘宝要做的轻。相反,天猫的机会在于向上游供应链的渗透中产生的价值溢出,因此天猫要做的重,到线下去。这两种变化有一个共同背景是,在线流量的成本在持续增加,业务要向边际效用更高的地方延伸。

拓宇美容网